骨科人文

回忆我的父亲——韦加宁

2020-06-06   文章来源:北医三院骨科 韦峰    点击量:52 我要说

我的父亲是韦加宁,生前在北京积水潭医院手外科工作。

我的同事一直认定我是半个手外科医生,觉得我一定得了父亲的真传。其实,他在家里很少说专业上的事。他对我从医的影响更多是精神层面,而非技术层面。

在父亲的影响下,我选择了脊柱外科领域最难的脊柱肿瘤专业,跟从党耕町和刘忠军教授不断精进手术。

页面

订阅 RSS - 骨科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