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把病人术后的疼痛降到最低?

2014-09-19 文章来源:环球医学 点击量:646   我要说

在大多数人看来,手术后被疼痛折磨,简直苦不堪言。但矛盾的是,很多患者又认为“手术后疼痛是正常的、不可避免的”。不仅如此,面对病人术后疼痛,大多数医生会如此安慰:“手术哪有不疼的?忍几天就过去了。”然而,手术后的疼痛是患者必须要忍受的吗?术后的疼痛对患者会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如何才能把病人术后的疼痛降到最低?

九成患者术后忍受中重度疼痛

据统计,手术后疼痛广泛存在,86%的患者住院期间存在术后疼痛,其中90%为中重度疼痛。而涉及内脏的外科手术给患者带来的疼痛往往是多种的。很多人都说骨科手术后痛,但骨科的痛还仅仅是一种痛,可外科手术的痛却有好几种。这当中包括了伤口痛、肌肉痛、神经切断后的痛、腹膜受到刺激的痛,还有肠道痉挛的痛……外科手术后,病人身体上往往插着好几条引流管,这些管子,每一条几乎都会带来一种疼痛。很多人一听手术就怕,也是因为疼痛。

疼痛可引起机体各系统发生相应的改变和损害

面对术后疼痛,很多人选择忍耐,对此,专家指出:疼痛不能硬忍,过度的忍耐,对病人带来的危害远大于疾病的本身。

如果不在初始阶段对疼痛进行有效控制,持续的疼痛刺激可引起中枢神经系统发生病理性改变,急性疼痛有可能发展为难以控制的慢性疼痛。术后疼痛控制不佳是发展为慢性疼痛的危险因素之一。术后疼痛不仅给患者带来身体上的痛苦和心理上的负担,还可能会使患者的胃肠道功能、心肺功能、凝血功能、内分泌代谢等出现异常,大大影响了患者的术后康复。

除此以外,术后疼痛还可能使如今已经很紧张的医患关系雪上加霜。曾经有一位医生为病人完成了一例难度非常高的手术,当时很多医院都不敢做,这位医生接手了这个病例,并顺利完成了手术,可最后却换来了病人的投诉。原因是什么?就是病人术后觉得太痛了,医生没有把他疼痛这个问题解决好。

而且,有的人虽然意念上要“忍痛”,但身体的应激上却处处“抵触”,在不知不觉中对身体就造成了危害。强行忍痛会导致心率增快、血压升高,还会导致失眠、焦虑、恐惧、无助、忧郁等负面情绪增长。

慢性疼痛不仅是患者的一种痛苦感觉体验,又会严重影响患者的躯体和社会功能,使患者无法参与正常的生活和社交活动。如因疼痛不敢活动可致肢体僵硬、萎缩;因疼痛不敢用力咳嗽,不利于呼吸道分泌物的排出,可导致肺部感染等并发症等;长期卧床、活动减少,可能使尿道及膀胱肌运动力减弱,引起尿潴留,或导致胃肠蠕动的减少和胃肠功能恢复的延迟等。

如何才能把病人术后的疼痛降到最低?

据了解,传统的做法是按需止痛,就是病人痛了,医生才来处理。然而这种模式的弊端是,止痛药用下去了,能管一两个小时,可药效一过,疼痛又来了,又得用药,止痛药用多了,病人的消化道也受不了。此外,传统术后镇痛泵的主要成分是麻醉性镇痛药,也就是阿片类药物。这类药物的主要不良反应是呼吸抑制、恶心呕吐、尿潴留等,是引起腹部手术后胃肠功能紊乱的重要因素。加上肝胆胰外科腹部手术由于损伤、机械刺激的影响,进一步抑制了患者的胃肠功能,导致术后出现腹胀、腹痛、肠麻痹等并发症。

对此,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疼痛关爱病房”值得我们学习。“疼痛关爱病房”所采取的方式是超前镇痛、多模式镇痛和个体化镇痛。所谓超前镇痛,就是根据术前评估,提早给患者使用止痛药。尤其是对一些准备动大手术的患者,该院一般在术前3天就让他口服一些止痛药。

现在医生可选择的止痛药范围比以前大多了,而且副作用很小。当然,病人对此也有疑虑:我都还没手术就给我吃止痛药,会不会把我吃傻呀?对此,该院南院区管委会主任、肝胆胰外科主任陈亚进说,事实上,超前镇痛、按时止痛这种模式,反而可以减少整体的止痛药的使用剂量。“因为以往的按需止痛是一个半小时、几个小时就给病人打一次止痛针,药量反而更多。现在是按时给药,有规律地给药,总的药量反而少了。”

至于多模式镇痛的方法,优势在于可把不同作用机制的药物进行组合。例如加入选择性COX-2抑制剂,抑制术后大量产生的炎症因子、发挥双重镇痛的作用,同时可以减少阿片类药物的使用,大大减少了恶心呕吐、便秘等不良反应的发生。

据了解,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南院区肝胆胰外科是华南地区首个实施“疼痛关爱病房”管理模式的病区,效果很好。目前,广州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广州军区广州总院、广东省人民医院、南方医院等近10家医院也在陆续开展。

“手术=疼痛”的定律应该被打破,术后疼痛不仅给患者带来痛苦,更会影响康复进程,希望医生能认识到术后疼痛的危害,进行积极有效应对;希望各大医院都能推广“疼痛关爱病房”。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