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一聊几千年前的脊柱外科

2017-01-28   作者:骨科在线 点击量:78 我要说

正执辞旧迎新之际,相信大家收到的贺新之语肯定不少,所以我们今天不妨换换口味,将目光放到几千年前,看看脊柱外科的起源与发展。

谈到脊柱等外科发展的起源,我们一般会想到古希腊和古罗马,但其实脊柱疾病的治疗早在古代埃及时代就有所记载。

现在流传下来的有关古代埃及的医学著作中,最有名的一份是埃德温·史密斯(EdwinSmith)卷本,此卷本因由史密斯发现而得名。卷本长约15英尺,是一份保存非常完整的珍贵纸草书。史密斯卷本中记载了48例临床手术——从颅骨碎裂至脊椎骨挫伤。每例手术,都按照非常严谨的步骤进行了详细地记载:初步诊断、详细查验、症状讨论、再诊断、判定病情以及最后的治疗过程。历史学家认为,史密斯卷本是在约公元前1800-1600年制成的,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医学著作。最令人惊异之处在于,史密斯卷本的作者以极肯定的语气在卷本中记载:“控制下肢之器官,不在下肢而在脑部。”这样的观点,即使在18世纪的医学家看来,仍然非常新颖。值得注意的是,这48例临床手术中有4例是脊柱外伤的患者。通过对这4例手术的解读,我们可以发现,古代埃及人已经了解到脑和脊髓外伤同肢体功能障碍间的相互关系。可惜的是,古埃及对人的尸体非常重视(否则也不会为了保存尸体盖一栋三百多米高的尖顶房子了),所以解剖尸体被认为是一种亵渎行为而被严加禁止,这种体制让很多当时非常先进的医学观点难以被证实。

埃德温·史密斯卷本

时间推移到公元前800年,亚里士多德学派在古希腊盛行。亚里士多德学派重视对事物本源的探索,他们认为人类的灵魂和肉体是独立的,当灵魂离开身体后,剩下的肉体不过是一具躯壳而已,而切割这具躯壳并没有任何罪责。在这种哲学思想的影响下,古希腊的法律曾允许医生将奴隶或犯人的尸体解剖来进行研究,不过几十年后,这一行为又被宗教和习俗所禁止。虽然时间非常短,但这几十年却深刻地影响了解剖学乃至医学的历史,公认的“西方外科之父”——希波克拉底正是那个时代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希波克拉底本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实践派,特别重视尸体解剖,有史料记载的解剖学最早正是从他开始的。当时希腊与周边国家之间的战争非常频繁,大量的死者与伤者给了希波克拉底探索人体构造的机会,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对脊柱构造的探索。通过对相关文献的分析,我们发现,希波克拉底当时就已经充分认识到脊柱损伤同瘫痪与尿潴留之间的关系,他是最早提出使用支具固定脊柱损伤患者的人,他通过重力对脊柱损伤和骨折的病人进行牵引治疗,并开始实践利用手法来对患者受损的脊柱进行复位,拯救了许多伤患。为了纪念他,后人将用于牵引和其他矫形操作的臼床称为“希波克拉底臼床”。

希波克拉底

在希波克拉底的影响下,古希腊与古罗马时期涌现了一大批影响后世的伟大医学家和解剖学家,如赫罗菲拉斯、希罗菲勒斯、埃拉西斯特拉图斯以及鲁弗斯等。但即便上述各位先驱都为人类医学与解剖学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在古代医学史上,没有一个人在解剖学、生理学、治疗学和哲学方面的影响力能与盖伦相提并论。

盖伦(公元129-199年)是古罗马时期最著名、最有影响力的医学大师,被认为是仅次于希波克拉底的第二个医学权威,他是亚里士多德学派的忠实拥护者,在继承了希波克拉底医学理论的同时,还做了不少实质性的扩展。盖伦16岁开始学医,周游罗马及其周边的城邦求学,甚至去过远在埃及的亚历山大城。28岁时,盖伦返回家乡别迦摩成了当地一个角斗士学校的医生。在这期间,他积累了丰富的治疗外科创伤的经验,为日后的医学研究生涯积累了宝贵的财富。尽管在罗马人统治时期,进行人体解剖是被严格禁止的,但盖伦还是通过其他方法研究解剖学。据说有一个偶然的机会,洪水将一具尸体从坟墓中冲到了河边,尸体的肌肉已经腐烂,但骨骼还完好地连在一起。盖伦对这具尸体表现出无比的热情和兴趣,之后,他通过对各种类人动物——如直布罗陀猿的解剖,对脊柱和脊髓的构造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并提出了神经来源于脊髓的理论。在角斗士学校中,盖伦经常能够接触到许多严重的脊柱损伤患者,通过对这些患者的分析,他提出了最早的脊柱损伤分级理论。同时,盖伦也是很多脊柱畸形的医学学术术语的命名人,比如脊柱侧弯、脊柱前突和脊柱后突等。除了这些功绩之外,盖伦对脊柱外科最大的贡献是他首次提出了通过外科手术的方式取出脊柱损伤和脑外伤形成的骨碎片这种治疗方法,该方法在400多年后被埃吉纳的保罗成功实践。

盖伦

埃吉纳的保罗(公元625-690年)是最早实行脊柱外科手术的医学家,他和盖伦一样是罗马人。在那个时代,罗马是一个中央集权制的大帝国,备有庞大的军队。常年征战无疑会带来大量伤兵,因此,如同奴隶地位一般的军医们发明了许多的外科手术器械,如钳子、手术刀、烧灼剂、剪刀、缝针、探针和扩张器等,外科手术成为当时医学的一颗璀璨明珠。在时代大背景的驱使下,保罗发挥了自己的才华,他当时就可以通过切除脊柱椎板并取出骨碎片来治疗脊柱外伤了。保罗还撰写了古代西方最著名的医学百科全书,书中继承了盖伦的理论并总结了古代希腊医学的成就。

盖伦的医学成就非常卓越,为西医外科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甚至被称为中世纪的“医学教皇”,以及文艺复兴时期的解剖学家与生理学家的导师。然而时隔千年后的事实证明,盖伦的许多解剖学和生理学知识都是建立在错误的结论基础之上的,这是因为他的解剖对象是动物而不是人,他把动物的组织结构套用在了人类的身体上,当然会得出错误的结论,并误导了一批又一批的医学志士。罗马帝国灭亡后的约一千年时间里,西方医学中的脊柱外科部分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中世纪的欧洲,教会执掌大权,医生们将希波克拉底的理论简化为单纯的放血疗法,可以说当时的医学技术不仅没有前进,反而有所退步。与之相对的是,随着古希腊与印度医学的流入,阿拉伯医学有了很好的发展。其中,第一代波斯人的医生在荣迪沙帕尔医学院接受系统的医学理论教育,后来这种教育体系演变成了中世纪的穆斯林医院。阿拉伯帝国的著名医学家阿维森纳首先提出了临床授课的医学教育观点,他在1025年和1027年陆续完成了《The Canon of Medicine》(医学规范)以及《The Book of Healing》(康复丛书)等著作。书中论述了临床试验、实验医学、传染病预防等等先进的医学理念,这种重视教育的阿拉伯文化对医药科学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它建立了系统的解剖学、生理学、眼科学、药理学、药剂学、外科学和制药业科学,当然,其中也包括脊柱外科。阿维森纳在他的著作中对如何给予脊柱损伤患者进行外固定和牵引绘制了详细的图解说明。但遗憾的是,阿维森纳坚持认为手术并不能治疗脊柱损伤。

阿维森纳

医学规范

让我们把目光投回到欧洲,在经历了近一千年的黑暗时期之后,脊柱外科在13世纪的意大利重新崛起。在这里要重点介绍的是来自意大利博洛尼亚的西奥多里克(Theodoric Borgognoni)(公元1205-1298年)。西奥多里克出生于意大利中部的一个小城卢卡,因为在西方最古老的大学——博洛尼亚大学学习医术而得名。从博洛尼亚大学毕业后,西奥多里克成为了一名修道士,并在13世纪40年代成为了当时的教皇英诺森四世的私人医生。西奥多里克最大的成就是完成了一本对后代西方医学影响深远的名著《外科手术学》,书中详细描述了如何检查脊柱损伤患者,并使用外固定夹板结合牵引来恢复脊柱骨折后的脱位,实际上这种方法已经和现代脊柱损伤的治疗方法很相似了。除此之外,西奥多里克还提出使用酒精来预防伤口感染,以及使用浸泡了鸦片、白酒、铁杉、亚麻和桑椹的棉球堵在患者的鼻孔以诱使病人昏迷来达到简单的麻醉目的。

13世纪的解剖学图谱

之后,欧洲的文艺复兴时期又涌现了一大批具有先进医疗思想的医学家、科学家甚至艺术家,例如达芬奇、维萨里和巴累等,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包括脊柱外科在内的西方外科学终于重新走上了正轨。

达芬奇《维特鲁威人》

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现代脊柱外科的成就正是古代先贤们不断探索的结果,而我们现在的努力奋斗也将成为开拓未来脊柱医学的动力。值此新春之际,谨借这篇小文,祝各位奋斗在骨科临床与科研一线的医学工作者们,在新的一年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