肢体矫型与功能重建国际交流--韩国篇

2017-02-06 文章来源:国家康复辅具研究中心附属医院矫形外科 臧建成 点击量:169   我要说

1月15日上午,我乘坐大韩航空公司班机从北京出发。旁边来自济州岛的一位老师,看到我在看《论语》(English version),忍不住问我一系列问题,天上地下,历史未来,旅游甚至雾霾,铺面而来的话题,一路狂聊,迅速使我进入纯粹英语环境。时间不长,飞机已经开始下降,很快抵达首尔金浦机场。由于飞机晚到,我提了行李迅速出门,见到来接我的Mr.Jang,他已经在门口等了俩小时,仍然操着不太流利的韩式英语表示欢迎,说教授特意为远道而来的我安排了高丽大Guro医院附近的公寓。汽车开动,随即开始了我的韩国之旅。

韩国初印象

初到首尔,各处模样基本一样的韩国字令我不知所措,好在城市建筑、行驶方向和北京类似,并没有其他陌生的感觉。Mr.Jang带我去吃韩国最具特色的烤肉和泡菜,一路上,互相介绍互相了解,交谈甚欢,我们慢慢熟悉了对方的口音,但是由于不能说自己的语言,对于我第一次单独踏出国门,还真有点不能接受。

高丽大学Guro医院夜景

高丽大学Guro医院急救中心

Mr.Park一早带我去见教授,Song教授一见到我热情的拥抱,简单的寒暄之后,带我到骨科病房,马上我认出邮件里Dr.Ruel和其他医生们,Ruel把早已办好的胸卡交给我,教授让我简单做了自我介绍,并且补充说“Dr.Zang来自中国ASAMI主席秦泗河教授团队,他们有三万多个Case,你们一定要多多交流”,并单独安排我在住院医生办公室日常办公。转身开始安排今天需要学习的内容和研究计划。突然的一连串的韩式英语间杂着异常流利的韩语,一时间不能确定我是否完全明白教授的意思,和我一组的国际Fellow Dr.Ruel来自菲律宾,他看出了我的疑惑,向我做出条理性非常强的解释。教授带我们查房,这是每天都要做的事,虽然韩语的查房我听不懂,但可以感受到教授对患者非常友好,愿意倾听患者的主诉,都在床边停留片刻做出解答。

高丽大学是韩国最著名的三所大学之一,附属Guro医院很大,很漂亮。该院骨科是“韩国罕见病研究所”的挂靠单位,专门收治全国的疑难罕见骨科病例,Song教授是现任所长。Dr.Ruel带我穿过候诊的人群,转入骨科门诊,见到了Dortor Kim and Nurse Kim,他们已经把病人都整理好,分别放在并排的四个诊室,根据预约的list,今天的病人非常多,Ruel告诉我要深吸一口气,做好韩语、英语、临床知识多重考验的准备。925分,Song教授来了,门诊开始。

行云流水。临床资料和影像资料全摆在眼前,Song教授询问和检查疑问的地方,边检查边看片子,描述完资料随机说出处理方案,我们Fellow则需要在旁边认真记录,并在电脑上敲入诊断和相应医嘱,两名护士老师进行协助,之后旋风般转到隔壁诊室,如法炮制。

患者随访的直接约好时间,需要手术的进行登记,需要处理外固定架的可到旁边的治疗室,在看诊的间隙,教授会亲自过去打个石膏,所有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就放在手边。对于某些初诊的患者,教授会拿出画册向患者解释病情如何治疗。画册是患者治疗的图片直接打印在A4纸上,装订成册,有目录有标签,易于查找,可以体会到在门诊的快速运转上花了很多心思。上午预约43人,中午简单休息,下午32人,共75人,看诊和处置井然有序,一点不乱。由于一个病人一个诊室,所以每个诊室都很安静,教授解释病情非常到位,而且质量很高。

矮小人肢体矫形延长是这里的特色,我见到复查的Little people患者,还见到了一直在这里协助教授打理相关矮小人事务的Jason黄,备感亲切,因为去年10月我们曾经在郑州一起义诊。门诊的病种主要涉及先天肢体畸形,软骨发育不良(矮小人),创伤后遗症,足踝畸形偏多,髋关节Perthes病,髋脱位,以及膝内翻、膝外翻,跖骨短小症,也有脑瘫、脊柱裂和儿麻后遗症等等,病种繁杂,和我们矫形外科的病种类似,但畸形程度相对轻很多。根据复查的患者看,手术以单边和环式外固定为主,也有外固定与内固定结合应用。熟悉的疾病表现和体征以及病人的微笑消除了语言不同带来的不便与隔阂。

门诊结束时,Song教授问我感受如何?我着实感到“韩国罕见病研究所”果然名不虚传。他告诉我需要看哪些文献,有什么想法,什么困难,并要给我安排一辆汽车,我连忙打保票说我自己可以找到。我初次单独出访韩国骨科,受到如此关照,深深感到秦泗河教授在国际肢体延长与矫形重建领域的影响力。

一天的门诊结束后,HR Song教授(左二)欣然和国际fellow们合影。


为什么到韩国?

让时光暂时转回2012年4月,秦泗河教授主办的首届中国北京外固定与骨关节重建大会在北京召开,参加会议的有来自欧洲的国际肢体延长与重建协会的主席,以及来自韩国、日本和美国的专家,时任韩国ASAMI Association of Study and Application of Method Ilizarov,ASAMI)主席Lee 教授,前任主席Yoo教授应邀参加了会议并演讲,中韩双方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自此拉开了中韩肢体重建领域国际交流的序幕。

同年9月,第20届韩国ASAMI会议在首尔举行,秦泗河、李刚、任秀智等教授赴韩国参会,20131220日,中国外固定肢体重建委员会(CEFS)成立,现任韩国ASAMI主席HR Song(宋海龙)教授一行应秦主任邀请到京参会并访问我院,秦教授邀请Song教授参与编写的《Ilizarov技术骨科应用进展》专著正式出版;而后的2015CAOS/CEFS年会,再次被邀请到中国演讲。20169月在澳大利亚第二届世界外固定肢体重建大会上我们再次见面,参与演讲主持和热烈讨论,Song教授邀请我10月到郑州参加中国矮小人会议,并出任他的翻译,秦主任应允,之后主任建议我能否在春节期间赴韩国交流。眼前无数次浮现,Song教授出了酒店门又下车回来问我“什么时候去韩国?”的情景,今天我终于来了。

2012年4月,首届国际外固定与骨关节重建大会在北京召开,邀请韩国ASAMI前任和现任主席参会,这是出席会议的主要嘉宾合影。

20届韩国ASAMI会议在首尔举行,特邀ASAMI中国主席秦泗河教授出席。

2013年1220日,中国外固定肢体重建委员会(CEFS)成立,Song教授(左三)一行访问国家康复医院秦泗河矫形外科。

2013年12月,秦教授邀请HR Song教授参与编写的《Ilizarov技术骨科应用进展》专著正式出版。

中国软骨发育不良会议在郑州召开,Song教授(左一)Mr.Kim(韩国小人物协会会长)应邀参会。

成天沉浸在韩语、韩国英语、菲律宾英语以及印度英语的环境中,不同的腔调狂轰滥炸,不能说汉语,简直是生活的噩梦。但是熟悉的病种,熟悉的门诊,熟悉的教授,熟悉的学科领域,并没有给我陌生的感觉。8pm我整理完门诊资料,准备好明天的手术,即将离开医院,在进电梯时突然有位年轻大夫撞见我,大声说曾经在澳大利亚Brisbane见过我,并曾聆听我的演讲,真的很荣幸,这里还有很多熟人。

语言的障碍,国别的差异,紧张的感觉和工作的劳累,一起烟消云散。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