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点执业竟被免职!听听医生和院长都如何看

2017-03-18   文章来源:环球网    点击量:115 我要说

3月11日,一则题为“武汉一精神科主任因多点执业被医院免职”的新闻刷屏,瞬间将跃跃欲试的医生和求贤若渴的医院拉回到骨感的现实。

2月28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宣布修改《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允许在职医务人员开办诊所。紧随其后,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明确执业医师一次注册、区域有效。全国两会前夕,国家卫生计生委接连出招,为医生多点执业的落地清障。一时间,多点执业再度成为行业热词,也引起了两会代表、委员的热议。

然而,3月11日,一则题为“武汉一精神科主任因多点执业被医院免职”的新闻刷屏,瞬间将跃跃欲试的医生和求贤若渴的医院拉回到骨感的现实。

因为未经医院许可在一家民营医院多点执业,武汉科技大学天佑医院精神科主任胡一文被免职了。3月9日,在拿到医院的处理决定后,胡一文觉得自己很冤枉。“国家不是允许医生多点执业吗?医院凭什么处理我?”

当事医生胡一文,照片拍摄于天佑医院精神科外

思来想去,胡一文认为多点执业并不是自己受处分的原因。他告诉记者,尽管自己没告诉医院去其他医院“帮忙”的事实,但这符合国家倡导多点执业的政策导向,并不是什么大错。在他看来,是自己前几天和几位同事一起找到院领导,对医院发展速度缓慢、经营管理不善的现状发泄了不满情绪,才致使院方打着禁止多点执业的幌子“借题发挥”。

但天佑医院院长王晓南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解释。“我必须要强调一点,我们从来不反对医生多点执业。我们不允许的是本院医生在不告知医院的情况下擅自外出兼职。”采访过程中,王晓南多次重复这句话。他表示,为了响应国家建设医联体的号召,医院还定期下派医生到基层医院坐诊。“国家倡导的是有序推开多点执业,而不是让医生无视医院规定,自由外出兼职。”

王晓南说,在决定处理胡一文之前,医院经过了调查、取证,确认了他擅自利用天佑医院的品牌和影响在武汉市武中精神病医院兼职,并固定每周到该院坐诊的事实。“这种做法违反了医院的规章制度。”

王晓南所提到的医院规章制度,是指去年天佑医院印发的《关于严禁在职职工擅自在外兼职的有关规定》。这份《规定》明确,未经医院批准,严禁职工在外兼职,不得以医院名义开展医疗业务工作,包括擅自外出会诊、坐诊、办公司等。违反规定者,医院将视情节予以严肃处理,给医院造成名誉或利益损失者,医院将单方面解除聘用合同。

王晓南说,认为胡一文“置医院发展于不顾”也是有原因的。此前,胡一文一直被医院作为骨干培养,今年2月试用期刚满,转了正,成为医院里比较年轻的科主任。为了把精神科搞出特色,医院专门做了科室改造,为失眠焦虑患者新设了临床心理科病区,但30张病床只住了两三名患者。身为科主任,胡一文却在每周一、三、五、六固定在其他医院执业,甚至还动员科室其他人一起出去。

对于胡一文的多点执业,王晓南认为自己“有点后知后觉”,在收到7条来自院内职工的举报短信后,医院才开始重视起来。谈到胡一文对医院存在问题的抱怨,王晓南坦言,该院作为湖北省通过三甲评审的第一批医院,近年来在发展速度上和省内顶尖医院确实有差距,但越是在这样的时候,越需要全院上下同心协力。“作为医院的一分子,要和大家一起合力划桨,而不是在船上凿洞。不能一边拿着医院的俸禄,一边挖医院的墙角。”王晓南说,今年是该院迎接三甲复审的冲刺年,绝不能允许出现这样的“负能量”,搞得人心涣散。院长、书记、纪委书记在6天里先后找胡一文谈了7次话,胡一文并没有“认识错误、回心转意”,而是始终“态度强硬”。于是,院党委决定免去胡一文的主任职务,以避免这种“不正之风”的扩大。

随后,记者联系到胡一文的第二执业机构——武汉市武中精神病医院负责人高鹏。他告诉记者,该院是一家刚刚成立半年的二级专科非营利性民营医院,根据设计,可开设300张病床,但目前住院患者也就十几名,处于艰难的起步阶段,特别希望得到公立医院资深医生的协助。“胡主任是唯一在我们医院帮忙的在职公立医院医生,没想到却落得这样的结果。本来国家的多点执业新政让民营医院很受鼓舞,但我现在很害怕政策根本落不了地。”

如今,“三甲教学医院精神科主任亲诊”的宣传广告已经从武中精神病医院撤下,而王晓南仍在考虑是否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对方擅自使用天佑医院品牌的侵权责任。“胡一文不能代表天佑。”王晓南说,医院在免除胡一文的主任职务以后,还将对他的其他违纪行为另行调查处理。

院方说,处理胡一文是因为他违反规定外出兼职;胡一文说,院方处理他是挟嫌报复。尽管最终认定结果还要等待,但多点执业因这起事件又受了一次不小的“惊吓”。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