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给全面取消药品加成下最后通牒

2017-03-30   文章来源:环球医学    点击量:134 我要说

医药分开综合改革,是国务院确定的重要改革任务。在北京率先出台政策要求4月8日全部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后,国家给全国公立医院都取消药品加成也给出了deadline,7月底前要出台实施方案,9月30日前要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务必全面取消药品加成。此外,国家还对其他重要医改项目给出了指示。

全国取消药品加成国家给出deadline

据了解,日前召开的全国医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传达了今年深化医改的10项重点任务,并就政策推进列出了明确的时间表。具体来讲,这10项任务包括此前被频繁提及的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实施方案等。会议指出,目前我国还有1/3的地级以及以上城市没有实行取消公立医院药品加成的改革,7月底前要出台实施方案,9月30日前要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务必全面取消药品加成。这一进展速度着实超出预期,按时完成难度不小。

在今年中央多次重申态度力保改革进展的背景下,新医改持续提速。根据本次电视电话会议要求,综合医改试点省每个地市年内至少还要建成一个有明显成效的医联体。

此外,会议还对家庭医生和医保支付制度等改革提出了具体的要求。会议明确,年内重点人群家庭医生签约率要达到60%以上;年内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实行按病种付费的病种要达到100个以上,综合医改试点省必须选择1~2个地市全面实施支付方式改革;6月底前,各省区市都要出台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实施方案,各相关部门也要按照时限要求出台配套细则;所有省份年内都要开展医疗机构医师和护士的电子证照试点,所有省份都要推广医保智能监控,年底前覆盖到大多数的统筹地区,对门诊、住院、购药等行为实施高效监控。

以药养医退出历史已成定局

以药养医是大处方泛滥的重要推手。医生的劳动有多大价值,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从医生让患者花费的药费中体现。在这样的制度下,确实很难让医生或者医院的管理者在对待处方时,只考虑医疗需要而忽视处方所承担的经济利益。所以,不打破这样一种不合理的制度,就很难从根本上消灭大处方的问题。

在此背景下,从2012年开始,北京等多个省市开始在部分公立医院实施了医药分开改革试点,摸索了相关经验。现在,北京全面推行药品零加成,就是基于前期积累的经验之上。

此外,此次同期对医疗服务价格也实施调整,体现了对知识价值的重视。这为今后北京的医生迈入凭技术吃饭的门槛提供了可能,对医生的成长,是一次极好的政策指引。

但以药养医的制度在我们国家实施了已经有将近60年了,影响深远,对这样一个政策调整也很难一步到位。特别是配套的医疗服务价格调整,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摸索。

去年有地方公立三甲医院因为实施药品零差率,减少了约2亿元的收入。虽然调整了医疗服务价格,但增加的收入仅能补偿下降收入的50.78%,基本入不敷出,不少医院都出现了亏损。业内有专家坦言,该三甲医院的情况是相当比例省市现状的缩影。所以建议,有必要从国家层面进行顶层设计,在推行零差率的同时,制定一个完善的医院收费机制调整方针,真正实现大医院功能定位,才能真正“治本”,让医生不用再依靠卖药挣钱、不再和基层抢病人,也有助于实现分级诊疗,让大医院真正全力去看急危重症,愿意将诊疗常见病、多发病的任务交给基层医院。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