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生为何成了最糟糕的职业?

2018-02-02   文章来源:连岳微信公众号     点击量:92 我要说

成为一个医生,教育周期长,成本高,工作压力大,时间长,如果再加上收入不如人意,那就是一个极其糟糕的职业。

不幸的是,中国的医生正在或已经变成这种糟糕的职业。医生反对自己的孩子成为医生,并非少数。传统以来,医生社会地位高,受人尊重,收入也高,是比较完美的职业,为何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答案很简单,医生被奴役了。不少医生,陶醉于这种奴役。有更多人呼吁奴役医生。

奴役听起来很可怕,似乎没了。其实奴役还广泛存在。奴役即他人可强迫使用你的身体。你不愿做的事情必须做,你收费的事情必须免费做,你收费高的事必须低收费做,这些事情,都或多或少有奴役的成分在,即有一部分工作是强迫你做的。

自愿交易不存在奴役,自愿交易即使亏本(这是经常发生的),交易者也不得不认,因为这是其自愿选择的后果。

中国医生的服务是否属于自愿交易?不是。他们的各种收费并非由市场决定,而是由政府部门核准。医疗是远离市场的行业,自然价值混乱,好医生的收入比该得的低,他们少了重要的动力,坏医生又没被市场淘汰,他们可以继续混下去。也就是说,只要没有市场化,中国的好医生永远处于被奴役状态,这样的行业,怎么会好起来?

而关于医疗,集中了中国人多数反市场的偏见,包括但不限于:

市场化以后,人就看不起病了;

每个人都应该看得起病;

穷人无法享受好医疗是社会的耻辱;

花小钱可以治大病;

让医生赚钱,他们就会谋财害命;

……

这些偏见,在一篇题为《含泪送别!8毛钱治好高烧的“不打针爷爷”,这才是医者仁心》的热文中,可以体现,宣泄情绪的转发者,看中的是“8毛钱治好高烧”,“不打针”,“这才是”。

连我这个外行都知道,导致高烧的原因很多,或有8毛钱治得好,或有8万块治不好,或不花钱也自愈了,同样一个高烧,同样高水平的医生,也会有不同判断。至于打针,那是医疗技术的伟大进步,打针也不是耻辱。

8毛钱治好高烧,不打针,并不是值得歌颂的事。一歌颂,无形中就制定了标准,无知的家长们一去医院,要的就是8毛钱治不打针,医生怎么办呢?我想,毫无责任心的医生,是可以按这个标准应付你,反正是你的孩子治不好病,关我什么事?有点职业自尊的医生,就会很痛苦。听外行瞎指挥,我的职业素养不允许,按我自己的专业标准治病,超过8毛钱还打了针,会被谴责。

在同样一篇报道里,全国著名儿科专家,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胡皓夫,还有其他一些事迹:河北省卫生厅曾为胡皓夫特批了30元的特需专家挂号费,他得知后马上表示反对,后来也一直坚持着一般专家的9元挂号费。

胡皓夫生前曾罗列了他一个月的收入:3300元的退休费,1300元的返聘金,600元的国务院特殊津贴。“我的老同事和老同学中,就我一个还在坚持上班,但我最穷。”

胡皓夫医生自愿放弃更高的收入,这是他的权利,没什么好说的,我也一点不怀疑他的医术医德。以他的专业素养,可能也不会同意一些耸人听闻的话语。

但是站在医生的角度看,站在年轻人规划人生的角度看,奋斗成为全国著名儿科专家,一个月不过几千块收入,在老同事老同学中,是最穷的人。这样的职业,有什么吸引力呢?

一个全国著名儿科专家,这么穷,不应去歌颂他的奉献,他的清心寡欲,而是应该惭愧,这么好的医生,在现行的医疗体制下,只能穷,那么,医疗体制是不是出了问题呢?

你应该不会反对胡皓夫成为老同学老同事中最富的人吧?是的,只有这样,好医生才会多起来。

遗憾的是,假如胡皓夫富有,人们就会觉得他不那么高尚,哼,毕竟赚了大钱!因为过于迎合这种无知的、反市场的、视赚钱为邪恶的情绪,医生可能还将是个很糟糕的职业。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