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对不起,我不要“向值班猝死医生学习”

2018-02-07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点击量:1 我要说

最近有一则消息:安徽六安裕安区一位医生猝死了,年仅31岁。猝死的地点是医院值班室。

这位医生叫方培虎。他有着和绝大多数医生类似的经历:连轴转,又忙又累,积劳成疾.....不幸的是,别的医生硬撑了下来,而方培虎却再也没能在值班室内醒来。

事情发生之后,当地卫计委发文,号召广大医生向方培虎同志学习。这件事引发了网友的讨论。

这本是一件悲哀的故事,却被他们演绎成了可笑的事故。

医生人都累死了,当地卫计委不想着安抚,反而要求医生学习,学什么?学习如何更好地猝死在工作岗位上么?

更搞笑的是,还要写心得体会,开展报告活动。那谁号召的谁先内啥一下做个表率呗。

很显然,这样的学习通知注定要被喷的。因为它既得罪了广大吃瓜群众,也得罪了基层医务工作者。

可能有人会有疑问,当年诸葛亮说自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怎么就没人批评诸葛亮吃饱了撑着呢?

我们都知道,说话是一门技巧。谁来说,跟谁说,说什么,怎么说,处处都是学问。

死而后已这话,诸葛亮自己说得,别人夸得,可作为诸葛亮的领导,刘备刘禅父子就万万说不得。

作为领导,恐怕都有一种幻觉:我是好老板,员工爱的是我这个“人”,他们爱的不是我的钱。

而正是因为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才会觉得员工给我卖命是心甘情愿。

很可惜,怀揣着这种理想的老板大多是一厢情愿。

员工努力工作,拼命加班,放弃个人休息,为的是什么?

答案很简单,要么是理想,要么就是钱。

我相信方培虎生前一定很爱医生这份职业,不然他是绝对不会撑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放弃了他的病患,撒手人寰。

这是方培虎作为医生的个人选择,他选了最艰难的那条路。

可领导选择用最高标准去要求所有医生学习,这根本不现实,典型的何不食肉糜。

为什么?因为活着是人类的生存底线。因为医生首先是一个人,他们都想活命。

其次,就算医生想累死,广大病患也不答应啊:医生没了,谁来给我治病啊!

最后,就算医生想累死,病患也舍生取义,可医患双方的家属也不答应啊:

我养孩子18年,送去医学院本硕连读又8年,就算孩子不是我亲生的,就算孩子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这还没吃鸡呢,眼睁睁地看着我几十年的人生成果落地成盒。

这会导致一个可怕的结果:

医生越来越少。

事实也正是如此。

(Lancet杂志说:470万医学生毕业,医生总数只增加了75万。不过这里说明一下,这份杂志的数据可能夸大了,丁香医生做过一个科普:470万夸大了,事实可能只有134万。)

那按照最低人数134万来计算,那也有将近50%的医学生没有选择从医。

毁掉道德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就是无限制地提高道德的标准。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说,毁掉医生这个职业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就是无限制地号召向累死的医生学习。

现在问题来了,正确宣传医生的方式是什么?

很简单,多给钱啊。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你当了医生,你就有高福利,开豪车,买得起100平的房子,而不是24小时值夜班,36小时连轴转做手术。

你当了医生,你就有社会尊敬,被病人感恩戴德,而不是每天被医闹堵门,门口烧纸。

你当了医生,你就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救死扶伤,悬壶济世。

都像这样规定,不用你号召,所有人都会挤破头进入医疗行业。

当然,我也理解当地卫计委的苦衷。

之所以不用钱宣传,号召大家学习,大概率就是因为。。。没钱。

可给钱已经是行之有效的最低标准了。钱能解决的问题,大多数已经不是问题了。

但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就更不能应该拿最高标准来要求所有人。

自己连最低标准都做不到,凭什么要求大家向最高标准学习呢?

明显的严以待人,宽于律己啊。

看到这样的学习通知,估计医生的心里都会咯噔一下,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如果再多几份这样的学习通知,我觉得最后就是会这样的结果:

医生都没了。

他们不是累死的,而是用脚投票,自觉离开这个曾经带给他们光荣,却又留下无数汗水和泪水的伤心地。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