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在囧途之:证件之殇

2018-07-27   文章来源: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脊柱外科 刘新宇     点击量:410 我要说

这两年参加会议频率越来越多,像我这样不注重细节的粗人就经常容易闹出状况来,有时候是啼笑皆非,有时候是抓耳挠腮,有时候是无可奈何,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还真是这么回事。试与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会在囧途之证件之殇》。

郑燕平教授飞行秘方揭秘

济南是个小城市,多数出国都要做高铁去北京坐飞机,机票用护照买的,高铁票是身份证买的,顾此失彼经常发生在我身上,好在高铁补个临时证件不难,这方面我已驾轻就熟。最难堪的一次发生在去德国学习一个月中。

说句题外话,我家郑燕平教授根据多年飞行经验,总结出如何长途飞行可以不用倒时差的秘方,我是郑老师亲传大弟子,这个锦囊老师毫不犹豫的传我了,很简单:上飞机之前口服100ml~1500ml啤酒或者适量红酒或二锅头,具体服用量及品牌请根据您的个人喜好。

遵照老师传授的绝活,我飞阿根廷和飞美国的时候,一路不吃不喝不上厕所。旁边坐的分别是一位带着孩子的美国大妈和一位意大利小伙,据他们说,他们看我睡着一动不动,有点担心,没事就过来碰碰我,说是让我吃东西,实际上想看看我是不是还健在[捂脸][捂脸][捂脸],同样,我一上飞机安排好箱子和护照,就开睡了。

一觉醒来护照活活不见了

偶是老司机,飞之前专门把护照放在一个非常安全而且容易拿到手的地方,然后一路睡过去。一切顺利地到达德国法兰克福,下飞机出关要护照,却死活找不到了[目瞪口呆]。

回到飞机舱门口,我跟空乘说我护照不见了,一家人在飞机上找了半小时,最后跟我说sorry~我这真急眼了,把包和箱子翻了底朝天就是找不着,突然想起来我把护照放在皮箱的一个小侧兜里了,出了一身汗,出一口气,一看表,得!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没想到我的护照历险才刚刚开始。

老司机欧洲偶遇功夫粉丝


在法兰克福安顿下来看风景

在法兰克福安顿下来,周日出门逛逛吧,孤家寡人的,上街看看人也好啊!一出门十点多除了饭店,商店一概不营业这下傻眼了,那就看看风景吧!

正等着过马路,来了一个半黑不黑的欧洲小帅哥,跟我比划。哥是老司机啊,英文咱懂,说半天明白了他喜欢中国功夫,然后不停比划,一会搂着我脖子,一会儿比划着抱摔的动作,几个动作比划下来,我有点不耐烦,准备教他几个白鹤亮翅,黑虎掏心啥的看家本领,他一看我拉开架势像是害怕了,走了。

我也没在意,不想学我还不想教呐~我身后背着个背包,哥是老司机啊,脊柱外科医生为了腰好咱们都是双肩背。我一看哥们不解风情,算了,我喝点水吧,一拿包,坏了!所有拉链都开着,一摸钱包不错还在,我花不出去的500欧大票稳稳的在那蹲着呐[还好][还好]。

我还以为是是我自己忘了拉拉锁,再一摸坏了,护照不见了!我的护照正处于新旧交替,两本护照放在一起外面有护照套,估计哥们以为是钱包呐,这下坏了,脑海中一千个草泥马飘过,身份证咋补咱熟,护照国外咋补?脑海中飘过泰囧里黄渤和徐峥的矫健身姿……

正在骂娘,小黑哥回来了,一脸严肃的跟我说:兄弟,出门一定小心,怎么护照能丢了呐,看我给你捡回来了。俗话说:国外月亮比国内圆,国外小偷胆更肥。

我接过护照,不自觉的说了声:三克油。小哥也不客气回了声:油啊歪尔卡姆。然后跟我说,其实他还想给我表演中国武术,我勒个去~我长相虽然朴实,一看就是老实人,但其实我是老司机啊!

当即转身,气沉丹田,一腿在前一腿在后,半蹲状态下,左手轻举右掌心朝上慢慢向前伸出,会不会的架势咱会啊!太极宗师看好几遍了,章子怡那几手咱会啊!哥们一看,嘴里说句:尾啊服楞的(we are friend),走了。我心说你是够愣的,我得更楞你才能服。

现在想来,欧洲国家受难民潮的影响还是很大,治安没有那么好了。不管怎么说护照再次回到我的怀抱,俗话说事不过三,我相信不会再有问题了。

顽皮的护照坐着小火车耍去了

没想到护照这么顽皮,连我妈估计都不知道。

在德国学完回国之前正赶上欧洲脊柱年会,从一个小城赶到柏林需要先坐小火车,然后坐高铁。咱是老司机,想体验一下德国高铁,订个一等座,再穷咱也不能在国外给中国人丢脸啊[认真脸]!


拜别老师去柏林


小火车也不孬

小火车可以带自行车

拜别老师,乐呵呵坐上小火车去转车的地方,东西挺多,两个大箱子,一个背包。一上车背包拿着,大箱子放在过道,开始打量,小火车也很好,可以带着自行车,挺敞亮。一边看旁边几个德国小朋友玩耍,心想国外家长素质就是高,不像国内高铁孩子胡打乱闹,家长扯着嗓子吹牛八卦,家长里短。


一等车厢

正想着就到站了,下车拎着箱子转高铁,咱老司机啊!一会儿找到地方一等座上去了,真是爽啊~人也不多,还有隔断之类的,正要掏出手机记下老司机视察德国高铁的历史性一刻,猛的发现我的背包没带下车,别的没有啥就是吃的,不要也就算了。惟一惟一惟一不能不要的就是……对,您猜对了!我家顽皮的护照带着我包里的食品坐小火车玩耍去了[吃惊]。


列车长给的取包行程图

啥也别说了,马上跟德国列车大姐汇报工作吧[欲哭无泪]。大姐听了马上叫来列车长,因为她只懂德语,不知道眼前这比划中国武术的老司机要干啥。还是这位金发碧眼的德国兄弟给力,十分钟后来找我,包找到了,给我写了一个路线图,下一站下车,几点坐哪一班车到哪个车站下,下来以后几站台等哪一班车到,包在司机那里。

德国人写个取包攻略都分秒不差

拜谢兄弟,老司机又上路了。按照指示,买张车票上车,一会列车员查票,(谁说的国外不查票来,举手站起来!)看了一眼说:对不起这个票你只能坐小火车。我想参考国内高铁经验,补个差价就得了吧。没想到万恶的资本主义列车员坚决不同意,重买一张。想起那句俗话:人倒霉,买车票都不能光补差价。

按照指示到达车站,终于等到那一班小火车到站,到车头司机那一问,说包在车尾的那个车头上,得,咱是老司机,有经验了。这会儿啥也别拉下,拎着两个大箱子一路从车头狂奔到车尾,顺利接到包,三克油还没来得及说车开跑了,别说德国人真是严谨,给我的计划一秒钟都不带浪费的,真赞啊![哈哈]


二等车厢

拿上行李重新上路吧,这会儿囊中有点羞涩了,但咱不能给中国人丢份儿啊!买票,鉴于一等车厢咱们考察过了,还是再考察一下德国人民群众生活吧,二等车厢视察一下。一看还真是不如一等车厢,德国普通民众水深火热啊,哈哈。得,既来之则安之,看好护照睡一觉到柏林了。


九年前我收的日本老师

此后一路顺利,欧洲脊柱年会居然碰上2007年日本留学九年不见的的宫本先生,合个影;碰上侧凸超级大咖邱勇教授合个影,圆满了。此后护照再也不捣蛋了,安安稳稳一路回到国内。会在囧途,未完待续[捂脸][捂脸]……

作者简介:


刘新宇

刘新宇,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脊柱外科主任医师,教授,脊柱外科副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

中华医学会骨科学分会微创外科学组委员,国际神经修复学会理事,山东省医学会骨科学分会微创学组副组长,中国康复医学会脊柱脊髓专委会基础学组委员,中华医学会运动医学分会青年委员,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肢残康复专委会脊柱微创学组副主任委员,白求恩基金会基层工作委员会常务委员,骨科在线编委会脊柱专业副主编。

主要从事脊柱微创及畸形矫正的基础及临床研究。先后赴日本医科大学、美国hartford医院、RUSH大学医学中心、西雅图华盛顿大学Harborview医学中心、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Barn-Jewish医学中心、凤凰城Desert Institue of Spine Care(DISC)及德国法兰克福Ligamenta Clinic及SRH Hospital医院进等学习交流。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