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冬泉:我为什么要学医?

2019-07-03   文章来源: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 史冬泉    点击量:42 我要说

编者按

又到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了,很多学生和家长都在困惑,到底怎么填报志愿才不至于在将来后悔?对于济世救人的医学专业,真的是很多人口中不可劝学的苦专业吗?

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史冬泉教授从自身的经历出发,分享了学医、从医带给他的成就感、快乐和价值,他希望有更多的有志青年投身医学,成为驱动医学进步的新生力量,生生不息,造福人类。


1999年高考前,我的梦想一直是希望未来能够学习汽车工程专业,制造出世界上最好的汽车。然而成绩一般的我查了查,当时只有清华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有汽车工程专业。虽然觉得机会渺茫,但我还是一直在往这个目标努力。考完试,预估高考分数631分的我,最后只考了625分。

预填志愿的时候,我自然地填了汽车工程专业。然而,当真正填报时,我却选择了学医。当时做出这个决定最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父亲一直遭受帕金森病的折磨,我想凭借自己的努力将来能为医院的患者减少些痛苦。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学医还是非常令人向往的。

我的职业生涯中充满了以下几个关键词:成就感、快乐、价值

成就感

成就感,这个关键词几乎是伴随医生一生的。

记得当我做住院医生轮转的时候,曾经接过一位纠纷患者,因为切口反复感染不愈合,他已经在医院住了很长时间。刚刚管理这位患者的时候,他看见我是个新人所以不太信任,这从他的眼神和言语中都能感受到。

但每次我给他处理伤口都会把切缘的坏死组织清理得干净彻底,只留下非常新鲜娇嫩的肉芽,并且每次都会设身处地的以白话形式为他解释切口不愈合的可能原因等。一个月左右,患者切口愈合良好。

这位患者与妻子相依为命,夫妻俩过得非常清贫,一位是残疾人理发师,一位帮忙打打下手,全家人都靠理发为生。经过我与他们反复的交流、沟通,患者表示非常满意,也同意出院。

他们走的时候还给我留下了纸条(图1),虽然有错别字,然而感情真挚,作为一位刚刚工作的住院医生,看到纸条时我心中的成就感无法言表,心里很甜。

图1. 患者出院前留给我的手写的纸条

我自己独立手术后,遇到过一位20多岁的小伙子。他正值花样年华,却因为罹患强直性脊柱炎双侧髋关节融合,有一侧脱位以后和髂骨长在了一起,一直卧床,非常痛苦。经过我们的治疗——双侧髋关节置换,小伙子终于能站起来了。

他来我门诊复查的时候,特别自豪、高兴地跟我说:“史主任,我能走路了。”看着单亲妈妈带着泪花的笑容,作为手术医生,那种成就感真的值得让人一辈子回忆。

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着。我相信,当看见患者能像常人一样行走,每一个骨科医生都会有“梦想照进现实”的成就感。推己及人,相信神经外科、心胸外科、急诊科、ICU的医生们看到患者起死回生而产生的那种成就感,更会令人激动到无以言表吧。

除此之外,医生们成就感产生的另一大来源就是对临床科学问题的发现。

对于我们关节外科医生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关节软骨损伤的修复。经过5年时间的努力,我们团队发明了一种优于原有报道的软骨修复方法,并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应用到我们的患者身上,让他们可以更好地走路,而且治疗费用与原来相比,降低了2/3。尤其是这种液体支架可以适用于任何形状的软骨缺损,同时在缺损的地方可以释放2个月的药物。

当我看到我们研究成果的图被他人广泛引用的时候,顿时觉得,只要我们努力、认真去做一件事情,一定会被大众发现和认可(图2)。经过研究,我们筛选了骨关节炎、髋关节发育不良等疾病的易感基因、最佳的止血使用方案以及关节置换血栓高危人群等。每一项发现,都有望让患者减少疾病的困扰,给他们带去希望。

图2. 我们研究成果的图在大会报告中被展现

快乐

学医之路,的确需要有爱。如果你对这个行业不喜欢,那你的人生将会充满抱怨,影响自己,影响家人。然而,学医这条路上遇到更多的是快乐,它的来源多种多样:患者的痊愈、文章的发表、专利的使用、新技术的开展、知识的传播、同行的肯定、导师的赞许、学生的崇拜等。

我记得曾经有个患者,手术才刚刚开始,他的心跳、呼吸就骤停了,但我们整个麻醉团队按压了50多分钟没有放弃,最终患者奇迹般地生还了。看到患者的心跳、呼吸、血压、血氧都正常的那一刻,整个抢救团队互相拥抱,眼神交流中都能感受到激动,那种深入骨髓的快乐是其他任何行业都无法体会的。

对于我来说,还有一部分快乐来自于“快乐学术”。4年前,由我倡议和主导建立了江苏省青年关节聚乐部。当时起名“聚乐部”的寓意就是希望大家在一起“聚集快乐”。很多人觉得学医是枯燥无味的,可能是因为在学医的过程中少了很多对快乐的交流与分享。

江苏省青年关节聚乐部目前有成员近800人,覆盖了江苏省二、三级医院80%的青年关节爱好者,每年培训教育1万人次以上。本来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在默默枯燥乏味地读书、学习专业,但是当你发现有这么一群关节爱好者可以“抱”在一起时,就会有很多思维的火花蹦出、很多快乐的泉眼被发现。

最让我感到快乐的是,有群友说自己的妻子发现他变了,晚上不出去应酬了,而是整天抱着微信群学习和讨论里面的病例及一些琐碎知识点。渐渐地,我们的聚乐部辐射到了全国,建立了吴阶平医学基金会青年骨科医师联盟,让更多的青年骨科同道能感受到快乐学术的温暖。

北京的壹树咖啡馆每周都充满着欢声笑语,因为“壹树课堂”已经形成了品牌,每周都会有志愿者教授们来分享经验、互相交流,让在北京进修的医生们不会觉得孤单,一起享受“快乐手术、快乐学术”的时光。我想,每个专科都会有这样的群体存在,都在传播着“医学的魅力和快乐”。

价值

学医以后,你会发现个人的社会价值陡然增加。患者需要你,家人需要你,亲戚需要你,朋友需要你;同时,患者、家人、亲戚、朋友的七大姑八大姨也需要你;然后他们还会出去“接单”,织成一张巨大的社会资源关系网。

前天晚上,一位好友因为要忙南京市创新周活动,便把自己怀疑得了心梗的亲戚交给了我,以便自己能够安心且毫无后顾之忧地投入工作。当然,当你自己有各式各样困难的时候,也会有一群人愿意帮助你、为你出力。

看到别人在你的帮助之下,减少了痛苦、增加了快乐,个人的价值也会得到更大程度地发挥和体现。

不仅如此,我们中青年骨科医生们还会聚集在一起,利用自己的碎片化时间,把资源下沉到基层,为基层的医院、医生带去先进的理念和技术,使当地的百姓足不出户即可享受到顶级三甲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每个人的价值聚集到一起,就能够为解决中国的医疗资源不平衡问题,做出年轻医生们应有的贡献。

生命如此宝贵,医生更应得到相应的尊重。随着医疗环境不断改善,医疗生态的不断进化,成为一名医者毫无疑问是勇者的首选。

作者简介

史冬泉

史冬泉,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全国青联委员、江苏省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国家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运动医学与成人重建外科副主任医师。

擅长运动损伤及关节疾病的诊治:人工髋膝关节置换技术,人工髋膝关节置换术后翻修技术,股骨头坏死科学保关节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先天性髋关节发育不良、强直性脊柱炎、血友病及下肢畸形关节置换有独到之处;实现关节置换术后快速康复;运动损伤疾病诊治,关节镜微创治疗。

主要荣誉:

2019年江苏省六大人才高峰A类获得者

2018年江苏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2016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资助,全国首位骨科医生获得者

2016年获“江苏青年五四奖章”

2014年获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2014年获OARSI Travel Award

2010年获江苏省医学奖三等奖

学术成就:

发表相关SCI论文75篇,包括Nature Genetics,Nature Medicine,ACS Nano等顶级期刊。

担任3本英文杂志副主编,Annals of Joint(《关节年鉴》)执行主编。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