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骨科大夫,我为什么要来一线?

2020-02-15   文章来源:骨科在线    点击量:226 我要说

编者按

2月9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向武汉派出第三批133名医疗队员,增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一个重症病区。出生于湖北黄冈的脊柱外科医生冯丰,本着回报乡梓的初心和救死扶伤的医者使命,也加入了这支白衣战队。

作为一名骨科医生,为什么要参与呼吸道传染病的疫情防控?骨科医生在一线又能发挥什么不可替代的作用?就这些大家关心的话题,骨科在线与冯丰医生展开了一次深入的对话。

骨科在线:你们是什么时候接到驰援武汉的通知的?

冯丰:大概是2月8日(正月十五)晚上9点。那天晚上我正在家看央视的元宵晚会,突然看到医院和科室的微信群里发起支援武汉的动员信息。我们医院要定点接管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重症病区,计划派出医生30名、护理人员100名,专业包括重症监护、感染、呼吸等。我是一名脊柱外科医生,但是作为一个湖北黄冈人,我也想为家乡为前线做点事,于是就赶紧报名了。

骨科在线:有多少人报名?为什么会选择你呢?

冯丰:其他科室的情况我不清楚。我们科室群里,半小时之内就有十几个人报名,截止报名之后,还有几个人报名,最后科室的医生几乎都报名了。第二天送行会上,院长说全院报名的有600余人。选拔人员以重症监护、感染、呼吸科为主,其他各个科室也有1-2人。我是我们脊柱外科惟一的入选者。


中山三院第三批援汉医疗队整装待发

入选的第一个原因可能是从大局考虑,需要每个专业都有1-2人,这样患者出现或合并有病毒感染以外的其他系统问题,都有相关科室的人员可以会诊。2003年的SARS时期,后期就有一些人出现了骨科问题,比如严重的骨质疏松、股骨头坏死、椎间盘炎等等。

第二个原因可能是因为我本人是医院新冠状病毒职业防护的教官,整个春节期间,我都没有休息,一直在给医院的工作人员培训患者体液接触保护、穿脱防护服这些内容。

第三个原因可能就是因为我是湖北人吧。申请报名的时候我也向组织说了,希望能为家乡的人民尽一份力。

骨科在线: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入选医疗队的?家里人知道你要出发去驰援武汉吗?

冯丰:2月9日凌晨1点左右,我接到医务科的电话得知入选。那时候心情很激动,半夜赶紧爬起来收拾行李,后半夜基本睡不着。

我报名的时候妻子就知道,她是支持我去的,不过她觉得我选不上(笑)。真正接到通知以后,她又很紧张,心情也比较矛盾。毕竟小孩还小,才3岁。但是她还是支持的,我的行李都是她帮忙收拾的。

那天晚上孩子不在家,之前送到岳母家了。第二天知道我要走了,岳母发来一个我女儿的视频。女儿在视频里说:希望爸爸平安回来,等爸爸回来要给爸爸一个拥抱(泪目)。

我爸妈其实是最担心的,从我开始在医院从事防护培训就有点担心。由于收到通知已经是凌晨,所以等到第二天出发前我才打电话给二老,希望他们不要担心。


冯丰出发前与妻子和戎利民院长合影



冯丰出发前与医疗队成员合影

骨科在线:医疗物资和生活物资都齐全吗?到了武汉条件如何?你们习惯吗?

冯丰:我们是坐南航的专机过去的。出发的时候我和队友们开玩笑说,能坐专机这辈子估计也就这一回了。除了运送我们医务人员,还有一架飞机专门运送大型的医疗物资。

我们医院不但运送了大批口罩、防护服、消毒用品、呼吸机,还带去一台ECMO(体外膜肺氧合,俗称“叶克膜”“人工肺”“魔肺”)。因为酒精等消毒用品,原则上是不能带上飞机,后来也是南航的工作人员想办法解决了困难。

乘机过程中,听到机舱里的通知一直都是“亲爱的白衣天使们”,并告诉我们那班专机的乘务人员里也有亲属去支援武汉了。感觉乘务人员对我们驰援武汉的医务人员非常热情。

在武汉天河机场,同时到达的还有来自其他地方的医疗队。后来才知道,这一天一共有十余个省市的约6000名医疗队员乘坐41架包机抵达武汉。这足以说明,我们是倾全国之力来拯救武汉了。

落地武汉之后,负责接待的同志直接用车先把我们130名医护人员送到离医院10公里左右的一个酒店集中居住,后面留守的同志负责把行李和医疗物资再运过来,第一时间保证了大家的休息时间。

酒店里的接待人员也很热情,房间都挺好的,当然不能像平时酒店里那样提供每日房间保洁了。毕竟从进入医院开始,我们每个人都是潜在的传染源。所以我们都是单人单间,楼层与楼层之间也不能互相串门,尽可能做到自我隔离。

骨科在线:生活上你们是怎么保护自己的?

冯丰: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房间分成了污染区、半污染区和清洁区。从走廊到门口算污染区,洗手台卫生间是半污染区,清洁区就是床和衣柜所在的位置了。外面穿的鞋子和外套都脱在门外,保证不污染屋里的环境。生活上的不便肯定是有的。每次出门上下楼都重新穿外出衣,洗手消毒。

骨科在线: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收治患者的?现在收了多少患者?

冯丰:2月9日我们到达武汉,2月10日就开始收治患者了,时间非常紧张。但是早一点收治患者,就能早一点把武汉人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2月10日上岗前就得知我们所在的医院新增860张床位,预计2月10日就要收治380名患者。


医疗队员进行穿脱防护服强化培训


医疗队员强化培训后在新病区合影

我们的任务是要在10日晚上10点半开始收治20名患者。当天下午3点,我们的医疗队员就到达医院。首先进行相关培训,除了同济医院统一组织的防护讲座之外,我们病区还组织了130人的防护技术培训,主要内容就是穿脱防护服。

当天夜晚所有人员完成培训后,大家在新病区合了一张集体照留念,就开始收治患者了。因为开始收治以后,这个病区就要实行严格的隔离措施。病区的物品不能带出,所有人员佩戴严格的二级防护。

那天夜班正好是我轮值,我们6个值班医生,一共收治了15名患者,加上上半夜收治的患者,第一个夜晚就收治了22名。患者大部分都是重症肺炎,还有一些是危重病人,很多患者是高龄老人,本身合并很多基础疾病。到2月12日,我所在的病区已经收满50名患者。

骨科在线:这次新冠肺炎的传染性很强,你们会害怕吗?

冯丰:怕啊,当然怕了。可是我们不去,就会有更多人处于更危险的境地。这个病毒越危险,就越需要医疗支援。

前期我们医院教官团队专门研究了一套防护的流程,到了武汉后根据这边的情况又做了相应的调整。中山三院是经历过“非典”考验的团队,对于职业防护我们有很多经验。从专业上来说,做好个人防护,这种病毒并不可怕。

骨科在线:你们的防护措施怎么样?

冯丰:因为这次病毒的传播方式可能包括气溶胶,所以我们研究了很多方案来进行职业保护。打个比方,走廊上有个人抽了一支烟,过一会这个人走了,烟味还会一直存在,就是因为尼古丁的气溶胶颗粒没有沉降下来。所以避免污染物生成气溶胶很重要。

穿着防护服之后,动作必须轻而慢。刚开始很多同事动作比较大,一不留神就把防护服撕破了。而且穿着这个防护服,人在里面会很闷很热,精神压力也比较大,很容易疲劳。

脱防护服的时候一定要动作轻缓,每次脱防护服可能需要半小时,就是为了保证防护服外面不会沾染到内层,保证自己的动作不要抖动,不要把防护服上沾染的污染物弄到空气中。

我们在第一天的防护培训之后,还在酒店利用休息时间又进行了几次强化培训。一方面是要结合同济医院这边的防护用品和病区特点,一方面是调整防护流程的细节。

骨科在线:你们的防护物资充足吗?

冯丰:目前的防护物资是充足的。一方面出发前我们医院倾其所有库存提供给我们驰援医疗队员,我们医院还有同事自己联系供货商寄到这里来。另一方面社会各界都在捐赠给武汉市的医院。在此很感谢那些提供医疗物资的捐献者。

骨科在线:你在这个团队里主要做什么?你们是如何管理病人呢?

冯丰:我的专业是脊柱外科,目前救治上主要是由感染科、呼吸科的教授们来确定治疗方案。医疗队里大部分是青年医生,包括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都是作为临床一线来主管床位的。

工作时,大家分批穿防护服进入到隔离病区接触病人。我们通过病区里的专用手机发送语音、图片给清洁区的同事,来完成病历书写、医嘱开立。


冯丰进入病区工作

我正在设计一个小程序,能方便进入病区的医护人员,在穿着防护服的情况下,更方便地用手机把患者的相关情况与清洁区的同事交流。

在这场战役中,我首先是作为一个普通一线医护人员参与临床一线救治,其次是遇到一些患者合并骨科专业的问题,我也会给予意见。

2月11日,我们收治的一名高龄患者,早年就有脊髓损伤下肢不全瘫,他感染新冠肺炎以后,行动能力就更加不足,基本只能卧床。这样的患者褥疮、泌尿系感染、深静脉血栓的风险就更高了。治疗上也需要对此进行调整。

骨科在线:此时你最想和家人说点什么?

冯丰:我最想说的是,不要为我担心。来这里前,我经过严格的培训,我自己也是防护培训的教官。我有能力保护我自己。

武汉的疫情很严重,所以才更需要我们医护人员去付出。只有把这里的疫情控制好了,全国人民才能安全安心。

我在这里做的,也是保护我们自己的小家。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