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后18天,这名新冠肺炎脊柱骨折患者治愈出院了

2020-03-16    点击量:11 我要说

2020年3月11日,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院(以下简称武汉协和西院),一名特殊的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该患者在治疗期间还成功完成了胸腰椎骨折手术。

据主刀医生郜勇副教授介绍,该患者通过治疗达到了新冠肺炎第七版诊疗方案的出院标准,且脊柱骨折、截瘫和双下肢疼痛的症状明显好转,患者在助步器辅助下已经逐步开始行走,整体治疗效果达到了预期。

出院前,郜勇副教授再次叮嘱患者康复注意事项并指导下肢的功能锻炼,希望患者能够恢复得更好。

患者的健康,医者的追求

围绕该患者治疗过程中的重点环节、术中防护措施,新冠肺炎期间骨科手术在感染控制方面的系列问题等读者关注的热点问题,及《新冠肺炎诊疗应急工作手册》的相关内容,骨科在线特别邀请郜勇副教授一一作答。

骨科在线:郜教授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祝贺您手术顺利。请您介绍下目前新冠肺炎胸腰椎骨折的患者术后的恢复情况,与术前相比有哪些好转?

郜勇:该患者已于3月11日治愈出院,从目前情况来看,患者术后各项机能恢复地比较理想。首先,患者已连续多日无发热症状,CT显示新冠肺炎的磨玻璃改变已经吸收,核酸检测已经连续两次呈阴性,完全达到了新冠肺炎第七版诊疗方案的出院标准。

影像学资料对比

(视频链接:在微信后台,之前任东平护士长那篇专访发过)

郜勇副教授看望术后恢复良好的胸腰椎骨折患者

其次,患者的脊柱骨折、截瘫和双下肢疼痛的症状明显好转,双下肢感觉功能基本恢复,双侧髋关节、膝关节和踝关节肌力从术前的不到2级恢复到4级,目前患者在助步器辅助下已经逐步开始行走,整体治疗效果达到了预期。

骨科在线:该手术患者围手术期管理有何特殊之处?

郜勇:第一是感染风险。

由于患者为新冠肺炎感染者,如果施行手术,术中气管插管所形成的气溶胶和患者的血液都是感染源,手术室内医护人员都有被感染的危险;但如果放弃手术,患者将终身无法行走且大小便失禁,这位41岁患者余生的每一天都将是痛苦的。权衡再三手术团队达成共识,只要科学防护、严格把关、遵守流程,按照三级防护的标准进行手术,就能大幅度减少感染的可能。

第二是在术前患者的床边B超发现了左侧髂总动脉栓塞。

经血管外科会诊认为,如果不施装滤器搬动患者会有很大风险。为了保证手术地顺利实施,我们于21日在床边放滤器术后,对患者手术部位进行了周密仔细地观察,未发现任何特殊状况,很好地确保了患者手术的安全。

第三是在标准三级防护下,虽然给手术团队提供了充分的安全保障,但是也给手术造成了一些困扰。

由于穿戴了全套密不透气的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后,时间稍长一点护目镜就会被蒸发的汗水凝结成的雾气所覆盖,视野会变得狭小而模糊。因为脊柱外科手术需要精确而细致地操作,因而这个现象也使手术团队受到影响。

标准三级防护下的郜勇副教授

幸运的是术前手术团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前期做了预案,多次对患者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加上长期以来丰富的手术经验,包括前期杨操教授曾在防护条件下顺利完成的脊柱手术,均给手术团队提供了参考和借鉴,因而这些困难得以克服,该患者整个手术过程总体还是很顺利。

第四就是透视问题。

为了减少感染风险实施了封闭手术,所有透视设备和人员都不能出手术室,透视的时候所有人员要站在保护铅板后面进行X线防护。由于整个手术室的空间被设备挤压得比较狭小,所以铅板对所有手术成员来说就不能完全覆盖。

拥挤的手术室

为了缩短手术耗时,同时也为了更好地与透视技师沟通来调整透视位置,我就干脆放弃了保护铅板,直接到透视机前面来评估手术的置钉情况,也是为了让手术团队其他成员获得更好地射线防护。

骨科在线:针对该患者的手术,您认为术中操作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关键步骤和要点?

郜勇:这台手术要是在平时也只是一个脊柱的常规手术,但是在疫情期间,就给手术增加了不少难度。

全身防护下,护目镜引起的雾气导致视野受限就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因此,术前位置地确定就显得尤为重要,并且术中操作就更需要平时经验地积累和现场敏锐的手感,这一点在进行椎弓根螺钉置入时非常明显,所幸此次手术还是比较顺畅的。

此外,疫情期间的手术尽量做到就简不繁,缩短手术时间,减少患者出血,所以置钉、椎体撑开、透视定位尽量一次到位。在手术室现场我就配合透视技师,尽量一次性把透视机摆放到位,虽然手术现场“吃了”一些放射线,但是我觉得非常时期完成这类手术,还是很有意义、很有价值的。

骨科在线:新冠肺炎时期对于手术团队来说,术前需要做哪些准备工作以避免恐慌?

郜勇:经过前期突如其来的“遭遇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之后,武汉市整个医疗系统对于新冠肺炎病毒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

我所在的武汉协和西院在成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以来,本院医护人员和19支驰援武汉的国家医疗队员合计2726名医护人员奋战于此,目前没有发生一例新冠肺炎感染,这充分说明了科学防护的重要性。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只有科学地了解病毒本身,才能做到心中有数,进而有效避免因信息不足引起地不必要恐慌。

其次,在物资供应充足的情况下,做到防护科学到位。在整个手术过程中,我们按照标准做到了三级防护,有效地对病毒进行了隔离;完善的术前规划也有助于避免恐慌,我们在手术之前,多次请各科室进行相关会诊评估,确保了手术的安全性。我们在术前也做了充分地模拟准备,充分考虑到术中可能遇到的各种困难,并制定相应的应急方案。

最后,各科室的鼎力配合是关键,此次手术得到了医院感染、麻醉、手术室、护理等团队各方面地有效支援,经过所有人地共同努力,让我们在术前能够准备充分,进而更好完成这台手术。

骨科在线:此次手术中为了保护医护人员和患者,您们分别做了哪些防护措施?

郜勇:不仅仅是手术中,我们手术团队在术前已经做了充分的规划和预案来保护医护人员和患者。

其中包括遵循标准预防和三级预防的原则,加强个人防护;麻醉医生为了团队的安全,在病人插管完成后,才允许手术团队其他人员进入手术室;手术室内人员在手术中不得离开手术间,室外人员无特殊情况不得进入感染手术间;术中药品和一次性物品单向流动,只进不出,非一次性使用设备、物品必须依据相关规范进行使用后处理;术后手术间必须按照相关规范进行消毒等,这些都极大地保证了医护和患者的安全。

骨科在线:在新冠肺炎时期,日常骨科手术的手术指征需要特殊对待吗?术前您是如何评估该患者手术指征的?

郜勇:新冠肺炎时期,日常的骨科手术指征需要特殊对待。对于择期手术患者,可以等待疫情结束后再住院治疗;对于疑似新冠肺炎的患者,首先应及时隔离并进行相关检测,而对于排除感染的患者可以按常规来处理。

如果新冠肺炎患者需要手术应该经过综合评估,需要明确患者身体状况是否能够承受手术。如果手术确实属于紧急手术、挽救性手术,需要在指定的专用负压手术室进行,术后转入指定的隔离病房,手术最好采用微创方式,尽量缩短手术时间,减少组织损伤和出血量。

细致的术前评估

此次手术的新冠肺炎患者肺部症状比较轻微,CT显示肺部磨玻璃病变范围不大,但是患者的胸腰椎压缩性骨折很严重,双下肢肌力均不到2级,感觉严重减退,大小便失禁,需要进行抢救性手术治疗。

在联合麻醉、呼吸和重症医学等相关专业医生进行评估后,均认为患者的肺部功能可以耐受手术。因此,我们认为该患者手术的价值和意义明显大于手术的风险。

骨科在线:此次使用的手术器械与以往相比,有哪些特殊要求?

郜勇:众所周知,为了更好地进行新冠肺炎疫情控制,全国各地进入了一级响应状态,再加上武汉封城,很多平时很常见的东西此时都无法正常供应了,常用的手术器械亦是如此。

此次手术能够顺利进行,要特别感谢空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罗卓荆教授在非常时期伸出援手,他为我们捐赠了一套自主研发的一次性脊柱内固定系统。从术中使用情况看,这套系统非常适合特殊疫情状态下的脊柱创伤、退变等内固定手术。

收到捐赠物资的手术团队

这套系统首先是轻巧,整个工具包外观如同一个iPad包装盒大小;其次是简便,通过通用的手柄实现了工具地多功能转化,就像瑞士军刀一样集成通用,17种工具就可以完成整台手术;第三是拆封即用,该包内的手术器械无需再次消毒即可迅速投入使用状态;第四是一次性器械使用后可直接销毁,避免了感染播散的风险,特别适合新冠肺炎等传染性疾病的患者。在这套工具高效地配合下,整个手术过程不到2个小时,术后完全达到脊柱复位固定的预期治疗目的。

骨科在线:我们知道您领衔的协和团队制定了《新冠肺炎诊疗应急工作手册》,请您围绕目前骨科急诊手术注意事项,为我们解读下相关内容?

郜勇:《新冠肺炎诊疗应急工作手册》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集体智慧的结晶,为保证医疗活动的同质化提供了指南,特别是在战役的起始阶段,为国家卫健委派遣来的各支国家医疗队工作的有序开展,提高医疗质量、护理质量、院感防护水平发挥了巨大作用。

这项工作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高度评价,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指导组组长孙春兰同志和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同志都将此书作为工作指南要求传达学习,特别是2020年2月19日,国务院应对新冠病毒肺炎联防联控机制(医疗救治组)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集中救治管理工作的通知”(肺炎机制医疗发〔2020〕93号),对武汉协和西院作为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定点救治医院后的管理经验予以充分肯定,《新冠肺炎诊疗应急工作手册》(第二版)全文以文件附件的方式向全国推广。

随后应出版社之约,在《手册》第二版的基础上进行补充、完善和适宜性改写,形成《手册》第三版,以适应更多单位的需求。

骨科在线:新冠肺炎期间,您认为骨科医生能做些什么?

郜勇:我认为在新冠肺炎期间,骨科医生一方面要从防控大局出发,听从国家安排,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之中。疫情就是命令、疫情就是责任,我们要服从指挥,听从调遣,哪里需要去哪里,时刻把患者的安全健康放在首位,履行一个医生救死扶伤的职责。

充分准备,时刻待命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对于一些本专业的患者,要做到有效、及时地诊治,不能因为疫情而退怯,也不要因为疫情而放弃我们的患者。

在这方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骨科表现优异。在邵增务主任地亲自指挥下,我们积极筹集物资,全体医护人员奔赴一线,武汉的两家方舱医院,两家定点医院(武汉协和西院和武汉协和肿瘤中心),发热门诊、隔离病房都闪现着协和骨科人的身影,并在疫情期间也救治了许多骨科患者。

骨科在线:您作为抗疫前线的白衣战士,请您谈一下此次战疫必胜的决心?

郜勇:在国家的统一部署下,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关心指导下,在全体医护人员、防疫人员和全体居民的共同努力下,3月15日湖北省新增确诊病例为4例,已连续5天降至个位数,这表明湖北省的疫情已经得到了极大控制。现在我们更有必胜的信念和决心,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共同努力,这场战役我们必胜。

战疫必胜,舍我其谁

骨科在线:等疫情结束后,您最想做什么?

郜勇:首先,我想对此次疫情作个总结,比较系统、客观地评价在这次疫情的防控中,我们工作中的不足和闪光点,最好能形成一套比较完善的方法和制度。

经过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我感到平时的手术状态和非常时期的手术状态有着非常大的差异,如何更好地面对这些困并难解决好实际的问题,是我们接下来要思考和改进的,特别是将来对后来人起到警示和帮助的作用。

其次,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中,我们感受到了全国人民对武汉无私地支持和帮助,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来自北京、黑龙江、广州、陕西、湖南、辽宁、吉林、海南、内蒙古、广西、天津和安徽的十九支医疗队,与武汉协和西院的全体职工齐心协力,克服困难,共同奋战,为捍卫人民健康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在此期间,我切实感受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大家一直在战斗,没有丝毫地松懈,而且还要继续战斗,我想等疫情结束后摘下口罩那一天,好好地请大家在武汉转一转,感谢大家地辛勤付出。

此外,还要感谢社会各界地无私援助,他们关注武汉协和西院疫情防控的需求,慷慨解囊,捐助各类防疫和生活物资,这一份情谊、善行、义举汇聚成磅礴之力,为我们战胜困难、战胜疫情坚定了信心,在这里向他们真诚鞠躬致谢,感恩守望相助。

最后想说的是,这两个月以来我一直在一线战斗,无法顾及家人,他们非常担心我,我也很想念他们,等疫情结束后,我要好好地陪陪他们。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