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非洲抗疫想到我强大的祖国

2020-09-23   文章来源:齐昵男    点击量:14 我要说

编者按

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在西非的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执行援非任务的哈尔滨市第五医院小儿骨科医生齐昵男,原本今年夏天就要结束两年援非工作回国的他,因疫情阻滞,至今仍然在那里工作。

缺医少药的非洲是怎么防控疫情的?齐昵男医生在近距离观察和切身体验中,深刻感受到祖国抗疫的能力和决心,爱国思乡之情愈加浓烈。在国庆和中秋佳节来临之际,齐医生将他的所察所思与大家分享。

无可奈何的非洲抗疫

中国虽然是第一个爆发疫情的国家,但我们也第一个走出疫情。现在国内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生活,可国外依然未见曙光。

知道我在非洲工作,我的朋友们也好奇非洲是如何抗疫的,今天就跟你们聊聊我看到的非洲抗疫那些事,以及我对祖国抗疫由衷的赞叹。

说起非洲疫情,总觉得他们是无可奈何。

我所在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以下简称毛塔)在疫情刚来的时候,当地政府,还是很重视的,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停航、关闭边境口岸、限制人员进出首都、宵禁、戴口罩、手卫生等等。

比如,我所在的基法市就是在5月15确诊了首例病例的,当时是1名为医院维修透析设备的工程人员被确诊,紧接着就是50多人被隔离,后来隔离的人中又有18人被确诊,为此我们基法分队因为接触了密切接触者而自我隔离观察了14天。

于是,医院也封闭了整个院区,将确诊人员和隔离人员集中隔离在了院内,并进行了全院范围的消毒。同时,医院还设立了体温检测台,对急诊患者进行体温测量。万幸的是,医院其他被隔离人员和我们医疗队最后都没有被感染。

急诊测温台

同时,中国也通过外交途径和援非医疗队给予了他们疾控建议。

从正面来说,这些措施都不错,如果能按中国标准坚持严格执行,应该能很快控制疫情,但事实上由于国情所限,很多做得并不到位,或者是很快就松懈了。

图2

比如:停航和关闭边境口岸存在漏洞。由于毛塔绝大部分的生产、生活物资依赖进口,所以货运航班和边境口岸货运仍然通行,而货运卡车从边境口岸进入毛方时货车并不换车、也不换司机,也不为司机进行核酸检测,我所在的基法市就曾有一例货车司机因发热被隔离而引起恐慌的案例。

为了控制病毒传播,这里实行宵禁,晚6时到早6时禁止外出,白天外出并不限制出行人次和区域,而大部分出门的人都没有佩戴口罩,市场等公共场所依然人山人海。

说到这朋友们可能会感到疑惑:还宵禁?直接停工停产、限制人员流动岂不更好?为啥白天还可以出门?这就涉及当地的国情了,在这个国家,基本没有啥像样的工业、农业和服务业。

尤其是我所在的基法市,大多数人每天就靠开出租、赶驴车捎脚、摆摊卖面包、卖货挣点当天的饭钱。所以他们是“日薪”制,每天都得工作,大部分民众没有积蓄,白天不工作,就没钱买食物。那宁可被感染也不能饿死是吧?正所谓:感染事小,饿死事大啊!

基法的集市


基法的集市

戴口罩就更难了,跟大多数西方国家一样,平时当地人对戴口罩这件事是有戒备心的。疫情爆发后虽然知道要佩戴口罩了,可是又缺乏口罩,在中国的防疫物资到达之前,当地的药店基本买不到口罩。直到中国的援助到位,首都地区的当地人才逐渐戴上了口罩,可我所在的城市依然很难看到有戴口罩的。

至于手卫生这件事,就是客观条件不允许了。毛塔绝大部分国土都位于撒哈拉沙漠里,就连靠近大西洋的首都都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沙漠。

毛塔的首都,大海与沙漠相连

尤其是我所在的基法市,更是一年之中有9个月是不下雨和没有地表水存在的。在这里一瓶矿泉水瓶(750ml)的水能洗个澡!

所以,勤洗手?不存在的,能用水洗上手就是幸福了,根本做不到“勤”,更要命的是当地饮食的习俗又是徒手进食,没有餐具。不过不用担心,他们是会区分左右手的,右手是用来进食的,而左手是……画面太美,自己脑补吧!

讲真,基法医院为了鼓励市民勤洗手,在医院门口设立了洗手池。不过,这也是走走过场,很快连“形式”都省了。毕竟,水很珍贵啊!

疫情初期医院门口设立的洗手池

没有水的移动洗手池

目前这个国家每天仍有新发确诊病例,目前累计确诊7488例(9月30日),当日新增14例,比数据可怕的是由于当地检测能力不足(不是你想检测就给你检测),真实的疫情谁都不知道!

困难重重的非洲抗疫

非洲抗疫困难之大,分析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 国家制度

很不幸,大多数非洲国家得了西方国家的“病”,却没有西方发达国家的“命”。

沿袭了西方制度的非洲国家也是小政府、大社会,由于过度强调私权利(其实就是自私),从而导致公权力(政府)过小,一旦遇到这种生死存亡的大事件的时候,政府往往做不了人民的主,于是就出现了人人各自为政的情况。

所以一边是政府呼吁大家不要聚会,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一边却是民众聚众上街游行示威。西方如此,非洲亦如此。这个国家虽然落后,可学起西方的糟粕来,一点都不落后,疫情期间当地依然有游行示威、烧轮胎、封道等运动。

国家制度不同,医疗体制自然也不相同。比如:在这里不仅没有无偿献血制度,就连“有偿献血”制度也没有。病人要想输血,你得先找来一个肯为你献血的亲人。想多输点?不存在的。

在我非洲医疗援助的两年多里,因为没有足够的血而死亡的病例已经记不得有多少了,他们也无所谓,死个人比丢只羊都不算事。

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医生真的被尊重,但也真的只认“钱”。我遇到一件事,一位医生在私人诊所给患者做了超声检查,收了一份钱。患者不识字,让医生念一下他写的报告单,医生又收了患者一份钱。

无意其它,只是想说明在这种制度下,会有像国内那样全国4万多名医护人员无畏生死、逆行而上驰援湖北、驰援武汉的壮举吗?甭说驰援了,这里的医护人员不罢工都算奇迹了。

其实,援非两年多,我赶上过多次医院的医生护士罢工。时间一到,手术不做,把患者往手术台上一扔,先去医院门口罢个工,留下我们中国医生一脸懵圈地默默继续工作。

基法市中心医院正在罢工的医护人员

二、 综合国力

提起大多数非洲国家的综合国力,那可真是默默无语两眼泪啊!

毛塔基本没有啥像样的农业、工业和服务业,也就是说啥都没有。生活、生产物资全靠外国进口,国家建设也基本都靠国际援助(主要是中国)。

目前毛塔首都努瓦克肖特的城市建设相当于国内108线(我是不是多打了个0?)城市水平,但凡像点样的建筑基本都是中国建设的,大到飞机场、体育场,小到路边的路灯,就连议会大厦、外交部大楼这种国家部门办公楼都是中国援建的。

这个国家的无线通信目前是3G标准,中兴援建。据说下一代4G,华为已经签约。可以说目前这个国家还处于“半原始半现代社会”,原始的事咱就不说了,至于“半现代”到什么程度基本取决于中国援助了多少。

体现在医疗上,毛塔全国只在首都有一个日最大核酸检测能力只有200例的核酸检测实验室(按国内标准,还不达标)。所以,有多少新冠患者,取决于其检测能力。

毛塔全国所有疑似病例采集的样本都要送到首都去,或者疑似患者本人去首都才能检测。可这个国家只有三四条沥青路面的公路,还大坑套小坑,一下大雨甚至都无法通车。从我所在的基法市到首都600公里,开车要9~10个小时。

另外,传染病防控需要有强大的溯源和控制能力,也就是一旦发现核酸检测阳性病例,就能迅速的找到密切接触者并控制起来,这些他们都做不到。

而抗疫这件事其实是与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分不开的,大家想想我们为什么能用很短的时间就控制住了疫情?这些都离不开党和政府的正确、高效、务实的领导指挥,离不开全国医务人员无畏生死的抗击疫情,离不开国内强大的核酸检测能力和疾病控制能力,离不开国内迅速提升的口罩、防护服等医用物资的生产能力。

当我们大多数人居家隔离的时候,为什么依然能买到新鲜的蔬菜、充足的粮食、网购各种各样的生活物资、学生们能在线上课、员工们能在线上班?这些都离不开人民警察和社区工作者维护社会秩序、离不开菜农天天给城市送菜、离不开生活必须品的超市的工作人员的工作、离不开国内现代化的网络。

这些点点滴滴都是我们国家综合国力强大的体现!没有这么强大的综合国力,是不可能这么快战胜疫情的。

高效有凝聚力的政府、团结一心的人民、奉献精神的医务工作者、完善的社会生产生活体系、强大的生产制造能力——这些又是哪一个非洲国家所具备的?

三、 国民素质

国民素质这事还真是非洲的硬伤!

受教育程度低。虽然这个国家实行的是义务教育,但大多数孩子还是上不起学,能赶上毛驴车、娶媳妇、生娃、再赶驴车……的还是不错的,很多甚至直接……

赶驴车的孩子

乞讨的孩子

当地的官方语言是法语,只有上过学的才会说法语。而没有接受过教育的底层人日常说的是阿拉伯语,在日常工作中,当地人会说法语的比例很低。

平均寿命短。百度官方数据当地人平均寿命60岁,我感觉能活过60的都算命大的了。对于他们来说,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还真不好说。我遇到过一个10个月大的患儿,右手食指远节不全离断伤(仅有一小部分组织连着),伤后3天来就医时创面化脓,爬着苍蝇,看着就让人揪心,我问家长为什么3天了才来?答:没有车。

病死率高。当地人不病到面临死亡不去医院。相对于当地的其他传染病,新冠死亡率算低的,自然无法引起足够的重视,想想也是,艾滋病都不怕,还怕新冠乎?人总是要吃饱肚子,才会有其他更高的要求,不是么?

所以,目前毛塔无论从政府到百姓都已经逐渐走向了对疫情的心理脱敏——不把疫情当回事了,整个社会也基本恢复到了疫情之前的欢脱。其实这既是对抗击疫情的一种无力,更是一种无奈。

后记

本文截稿前,医疗队驻地的水泵坏了,要知道,我们在撒哈拉,没有水会要命!

雇当地黑人修理工连续修理了3天,有两天一直修理到晚上9点,水泵位于室外,白天晒得人受不了,天黑后蚊子又上来了。

当地人干活还对付,必须得看着,不看着他们就能把小毛病修成大毛病。我和另一名医生全程跟着,虽然都戴口罩了,也难免增加被病毒感染的风险。

你说难道我们不知道这样危险吗?可跟在撒哈拉沙漠里断水比起来,可能被感染总比没水强不是?

所以在非洲,活下去才是第一生存法则!

编后语

作者身处自然环境恶劣、社会环境落后、国家整体实力疲软的非洲一隅,代表祖国开展艰苦的医疗援助工作。身陷疫情不明朗非洲小国的他,用修水箱时受伤的手写下不为人知的非洲抗疫现状,提醒同胞在享受国内疫情控制之后安宁幸福生活的时候,要想到幸福来之不易,要珍惜祖国对人民生命安全的大力保护成果,要感恩医务工作者及各行各业从业者的无私奉献。幸福不是从天而降,幸福是努力奋斗的结果。

相关阅读:

出去看看,才知道祖国有多好!

中国援非骨科医生眼中的非洲儿童:不一样的童年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